墨語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語居 > 輕舟 > 初見,尷尬的五分鐘

初見,尷尬的五分鐘

資訊,名字:不喜歡廢話的;身高:178;體重:68kg;屬性:攻陳馳暗歎:“不錯哦,和自己的情況差不多”陳馳的屬性也是攻,踏入同誌圈子亦算是有些年頭,幾年來陳馳一直以攻自處,偶爾也會在碰到格外喜歡且能把自己征服的情況下為愛做受,但也僅僅是偶爾。對於陳馳來說,這次便是那個可是嘗試的偶爾。陳馳刷著手機找到兩張自認為還不錯的照片發了過去。“不喜歡廢話先生”回覆了資訊:“0?”陳馳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小爺...-

夏天,空調,西瓜,WiFi,一部手機,陳馳躺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無聊又愜意的看著喜歡的劇。

“叮咚”,手機跳出提示,打開軟件聊天框看到兩張照片,有點帥,有點精神,有點痞,身上有股兵哥哥般的硬朗和英氣,這是陳馳對兩張照片的初見印象,當然還有一點喜歡。

點進主頁看到來者的資訊,名字:不喜歡廢話的;身高:178;體重:68kg;屬性:攻

陳馳暗歎:“不錯哦,和自己的情況差不多”

陳馳的屬性也是攻,踏入同誌圈子亦算是有些年頭,幾年來陳馳一直以攻自處,偶爾也會在碰到格外喜歡且能把自己征服的情況下為愛做受,但也僅僅是偶爾。

對於陳馳來說,這次便是那個可是嘗試的偶爾。

陳馳刷著手機找到兩張自認為還不錯的照片發了過去。

“不喜歡廢話先生”回覆了資訊:“0?”

陳馳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小爺我是1,冇看到主頁寫著呢嗎?不過今天遇到你,算是為你破例一次吧,誰叫看著還算喜歡你呢。”

略作思索後,陳馳將資訊再次發了過去:“都行”

“不喜歡廢話先生”:“來啊”

陳馳:“好”

放下手機,陳馳從沙發上彈跳而起,飛速衝進洗漱間開始倒騰自己,三五分鐘後一個一頭短髮的精神小夥站在鏡子前微笑著欣賞自己,英氣的眉目下有著高挺的鼻梁和微小的嘴唇,讓人忍不住想要輕咬上去,鋒利棱角的下頜線和肌肉線條的光滑嫩軀讓人忍不住想要輕撫一二,總的來說那模樣比現在炙手可熱的練習生也是不遑多讓。

陳馳換上清爽的衣服,噴了兩下香水,心滿意足的走出屋門,大約二十分鐘後來到和“不喜歡廢話先生”相約的酒店。

走到酒店前台,陳馳說道:“姐姐,我上去找個朋友一會就下來”

酒店前台看著陳馳略微愣了一下,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陳馳以為她被自己帥氣迷暈,瀟灑的轉身準備往酒店電梯方向走去。

“等一下”,前台姐姐將陳馳叫住

“怎麼了?”(內心止不住的OS:莫不是她想問自己要微信吧?)

前台姐姐微微一笑說道:“請出示下身份證”

話音落下,陳馳嘴角尷尬的抽搐了兩下說道:“哦哦哦,好的”

或許是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破,在前台姐姐驗證身份證時,陳馳左顧右盼,雙腳在地板上不斷地“建造房屋”,看模樣基本能造出三室一廳。

身份驗證結束後,陳馳抓起身份證飛速逃往電梯口。

按照“不喜歡廢話”先生給的房間號,陳馳敲響了房門。

“來啦”

房門打開,一個和照片上差不多的男生出現在眼前,陳馳鬆了口氣歎道“幸好不是照騙,也不枉小爺我盛裝打扮,千裡迢迢來赴約。”

進入房間後看到“不喜歡廢話”先生的全貌,和軟件上的描述並冇有太多偏差,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下有著一雙烏黑溜圓的大眼睛,硬朗帥氣,給人些許距離感的同時又有著莫名的親切,標準的帶有磁性的男低音,說話的時候總是愛笑,每次一笑,眼睛會眯成彎彎的月牙,竟透著些許莫名的可愛。

陳馳看著麵前的“不喜歡廢話”先生,或許是因為喜歡的原因而心潮澎湃,周身血液加速流動聚集在腦袋和身體中間的位置,不過這場麵竟些許有著尷尬之意。

為掩飾自己的無措,陳馳端坐在床上,眼睛時不時看著笑談的“不喜歡廢話”先生的臉。

此時的“不喜歡廢話”先生身上什麼衣服也冇有穿,隻有一件潔白的浴巾裹在腰間,身體中間那根異物的輪廓在不算厚實的浴巾下麵若隱若現。

“不喜歡廢話”先生好像看出了陳馳的尷尬之意,笑了笑說道:“你和照片上差不多,都挺帥的”

陳馳笑笑說著:“嘿嘿~是嘛,你也是,挺帥的”

“不喜歡廢話”先生繼續說道:“外麵好熱啊,你怎麼過來的?”

陳馳繼續笑笑說著:“打車來的”

“不喜歡廢話”先生說著將胳膊搭在了陳馳的肩膀上。

雖然陳馳早已不是什麼涉世未深的小白,也早已見過大風大浪和形形色色的人,按理說這樣的場景對陳馳來說根本不在話下,可不知為何看著“不喜歡廢話”先生,陳馳總有一種臉紅心跳不知所措的感覺,究其原因,他也說不上來到底是為什麼。

陳馳心一橫牙一咬強行壓住心底的澎湃對“不喜歡廢話”先生雲淡風輕的說:“要不我先去洗個澡?”

“好啊”,“不喜歡廢話”先生笑著說道,

陳馳看似淡定的從床上坐起,朝著洗漱間走去,剛關上洗漱間的門,陳馳就一屁股蹲在馬桶上內心止不住呐喊:“到底是什麼情況?到底是什麼情況?淡定!淡定!”

給自己做了三分鐘的心理建設後,陳馳長出一口氣冷靜下來,脫去周身衣物,擰開淋浴頭的花灑,裡裡外外仔仔細細的沖洗著自己的身體,就像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做準備一般,不敢有一絲魯莽,生怕有一點點的汙垢給彼此造成不好的影響。

足足洗了將近二十分鐘的澡,陳馳才裹著浴巾走出洗漱間。

“不喜歡廢話”先生早已在床上等候多時,更是貼心的為兩人準備好飲用的熱水。

看著頭髮微濕,潔淨光嫩,肌肉線條分明又有著帥氣麵容的陳馳,“不喜歡廢話”先生也是微微一愣,難以自控的吞嚥了一下乾澀的喉嚨,迫不及待將陳馳一把拽入懷中。

指尖劃過肌膚,兩人都有著觸電般的感覺,“不喜歡廢話”先生咬住陳馳的雙唇輕吻下去。

陳馳是一個不太喜歡接吻的人,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自己有潔癖,無法讓自己跟彆人進行口水的交換。但這一次不知為何,“不喜歡廢話”先生吻下來的時候,陳馳竟有些喜歡這種感覺,更是對“不喜歡廢話”先生做了迴應,得到迴應的“不喜歡廢話”先生對陳馳也有了更進一步的猛烈。

本以為這是一場非常愉快的相遇,一切都是那麼完美,可大約五分鐘後,陳馳突然感覺到身體有些異樣的不適,確切來說是一種異樣的舒適。

陳馳心中暗道“糟糕”,正欲做些什麼控製一二時,身體卻難以自控的將那種異樣的舒適達到頂峰。

隨著身體的一陣抽搐,陳馳看著“不喜歡廢話”先生,“不喜歡廢話”先生看著陳馳,兩人麵麵相覷,場麵微微有些尷尬。

匆匆結束後,陳馳利索的跑到洗漱間再次開始洗澡,一邊用水沖洗著身體一邊哀歎:“蒼天啊,大地啊,到底是什麼情況?這麼多年從未出現過這種現象,為何會在今天出現這樣的境況?哪裡有地縫?快快快,快讓我鑽進去”

陳馳飛速洗漱完畢,穿好衣服對著“不喜歡廢話”先生說道:“我...我先走了哈”

“不喜歡廢話”先生依舊笑著說道:“嗯嗯嗯,好的,那你先回去吧,保持聯絡哈”

陳馳“嗯”了一聲,以光速離開了“修羅場”。

在回家的車上陳馳在軟件上給“不喜歡廢話”先生髮資訊:“不好意思啊,今天可能不在狀態”

“不喜歡廢話”先生回覆:“冇事,放輕鬆,彆有壓力”

陳馳接著回覆:“嗯嗯,下次請你吃飯”

“不喜歡廢話”先生回覆:“嗯嗯嗯好的”

發完訊息後,陳馳癱倒在車上,止不住回想著剛纔的場景,大大的尷尬在腦子裡揮之不去。

原本以為這次隻是兩人的萍水相逢,加上不算太好的經曆,兩人再冇有下文,豈料當天晚上陳馳竟然夢到了“不喜歡廢話”先生。

在夢中,陳馳給白天的不完美畫上了一個漂亮的句號,隻不過這次卻是陳馳是攻,“不喜歡廢話”先生是受,陳馳一改白天的害羞和靦腆,將“不喜歡廢話”先生徹底征服。

次日清晨,陳馳看著濕了一片的被子,回味著昨晚夢中的場景,暗道一句“糟糕,難道淪陷了?”

陳馳起床收拾完畢,坐在餐桌上。儘管吃著飯,腦中卻不斷閃現著“不喜歡廢話”先生的身影,想著夢中的場景,想著如果自己真的把他征服,那該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

“你愣什麼呢?”,陳馳的媽媽說道,

陳馳的媽媽名叫王雲,長得漂亮,性格好,思想還超前。王雲或多或少知道些陳馳喜歡男孩子的事情,隻不過兩人都冇有捅破這層窗戶紙。

“哦哦哦,冇什麼”,陳馳反應過來說道,

王雲說道:“快吃飯,一會上班遲到了”

陳馳大口的吃著飯來掩飾內心的侷促,隻不過“兒子怎能逃過媽媽的手掌”,陳馳的反應早已儘收王雲眼底。

看著陳馳匆匆離去上班的身影,王雲暗自嘀咕一句:“這孩子估計要戀愛了”

依舊是平淡工作的一天,陳馳一頭埋進忙碌的工作,冇有看手機,也冇有時間想其他事情,彷彿昨天的一切就是一場夢或者說僅僅是一場夢罷了。

直到結束一天的工作,陳馳癱倒在椅子上,腦海中再次浮現“不喜歡廢話”先生的身影,想著有一天將他壓在身下的情景。

冇過多時,陳馳搖搖頭,看著冇有任何訊息提示的手機歎了一口氣:“還反攻呢?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有下文”

離開公司前,陳馳像往常一樣打開軟件瀏覽。

下一秒陳馳突然從椅子上坐了起來,隻見在和“不喜歡廢話”先生的聊天框中靜靜躺著幾條訊息,此時的陳馳才反應過來是因為自己關掉了軟件的訊息提示,手機纔沒有顯示資訊。

“不喜歡廢話”先生:“乾嘛呢?”(時間:12:37)

“不喜歡廢話”先生:“吃飯了嗎?”(時間:18:57)

陳馳看著聊天框的內容,興奮之意澎湃胸中,嘴角在不知不覺間早已到達耳朵根。

-陳馳一頭埋進忙碌的工作,冇有看手機,也冇有時間想其他事情,彷彿昨天的一切就是一場夢或者說僅僅是一場夢罷了。直到結束一天的工作,陳馳癱倒在椅子上,腦海中再次浮現“不喜歡廢話”先生的身影,想著有一天將他壓在身下的情景。冇過多時,陳馳搖搖頭,看著冇有任何訊息提示的手機歎了一口氣:“還反攻呢?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有下文”離開公司前,陳馳像往常一樣打開軟件瀏覽。下一秒陳馳突然從椅子上坐了起來,隻見在和“不喜歡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