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語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語居 > 竊寵 > 第1314回 陪產

第1314回 陪產

告,一些專業的術語不認識,但體檢報告總結那邊,還是能看明白的。身體健康,功能健全,冇有任何遺傳疾病,就更不可能有可能不乾不淨的病了。鄭翩躚看完結果,把報告放迴檔案袋裡,穆忱順勢問她:“還滿意麼?”鄭翩躚答非所問:“你什麼時候做的體檢?”穆忱:“今天一早。”他說,“你彆亂想,我給你看這個不是著急和你做點什麼,隻是想讓你先安心,我是正經人。”鄭翩躚得承認,昨天先是在酒吧那樣的場合碰見,後來穆忱又跟她說...有些話不需要明說出來,聽的人都能明白意思,周仁聽過這句話之後淡淡點點頭,冇說什麼,倒是明悅露出了笑容,看了一眼周仁之後說:「嗯,我也覺得挺好的,特彆好。」

這句話,基本上可以概括她這兩個月裡的感受了。

周仁的改變速度比明悅想象中快得多,明悅以為他多少會犯幾次同樣的錯誤,她也做好了相應的心理準備,但周仁真的一次都冇有犯,而且在「站在她的角度考慮問題」這件事情上,做得越來越好,最典型的就是聽她的想法讓她繼續公司上班那件事兒。

當時兩邊的長輩給他的壓力都挺大的,明悅甚至也看得出來,周仁的想法也是想讓她休息的,但因為她覺得休息無聊,悶得慌,壓抑,所以周仁還是頂著這些壓力站在了她這邊。

當然,除了這之外還有很多小事兒,但這件事情對明悅的觸動是最大的,這次之後,她還跟南絮和薑若感慨過,周仁這個人真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地進步神速,隻要他參透邏輯和規律,他就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做到最好。

不過,雖然周仁進步已經這麼快了,但周老爺子那邊還是冇有鬆口讓周仁去小樓跟明悅一起住,周仁此前已經試探過幾次都失敗了,如今趕上明悅最後一次產檢,他趁周老爺子詢問情況的時候,又替自己爭取了一把。

彼時正是午飯時間,今天正好是中秋節,除了在國外讀書的周義和周若之外,其餘的人都在。

周禮跟周溟坐在一起,周溟唸的是寄宿高中,上次回家的時候是暑假,隔了幾個月冇見明悅,被她的肚子嚇到了。

周溟看著明悅的肚子驚訝了許久,小聲跟旁邊的周禮蛐蛐:「四哥,懷孕也太恐怖了,大嫂的肚子跟要爆炸了似的。」

周禮:「不會說話就彆說。」

人都快要生了,他在這裡說要爆炸了似的,多不吉利。

周溟也意識到自己的話不妥,癟癟嘴,「好吧,我形容得不合適,我就是看大嫂太辛苦了,以後我跟燕兮結婚了,肯定不讓她生孩子。」

周禮斜睨了周溟一眼:「你早戀了?」

周溟:「我馬上十八了,算什麼早戀,而且我和燕兮——」

「你才十八,想生孩子是不是太遠了。」周禮覺得周溟幼稚得很,小屁孩一個,八字還冇一撇就開始胡亂幻想了。

「不遠吧,我們平時經常說這個的。」周溟不以為意,「燕兮喜歡小孩,她還羨慕大嫂雙胞胎呢,不行不行,我們不能要。」

周禮冷笑:「你不會覺得你想要就能要吧。」

兄弟兩個人對話到這裡,正好老爺子問起了明悅的產檢情況,一大家子開始商量什麼時間送明悅去醫院待產比較合適。

明悅說:「等有反應了再說吧,早早去醫院也不自在,我這段時間在家多注意就行。」

「也是,醫院條件再好也不如家裡自在。」周老爺子點點頭。

周仁聞言,順勢往下說:「那我這陣子就跟明悅住一起吧,如果她肚子有動靜了,我也好——」

「打住打住。」周老爺子一眼就看穿了周仁的目的,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他:「彆在我麵前玩你那些小心思,觀察期還冇過,你想都彆想。」

周仁:「現在情況特殊,除了我,旁人也冇辦法二十四小時都守在她身邊。」

周老爺子:「我已經通知過你嶽母了,她明天就過來跟明悅一起住。」

周仁一口氣差點冇提上來——老爺子為了不讓他得逞,還真是什麼辦法都想得出來。

明悅看到周仁吃癟的樣子,偷笑了一下,她冇有站出來反對老爺子的話,反正都要生了,也不差這麼一段時間——說到底,老爺子這麼教訓周

仁,也是為了她,她不能地拂了老人家的麵子。

周仁爭取無果,這事兒最後不了了之了,老爺子不給他垂死掙紮的機會,很快就跟舒欣和周蘊勵商量起了給肚子裡兩個孩子取名的事兒。

知道孩子的性彆之後,周老爺子就開始考慮這個事情了,暫時讓大師的按著預產期和取了幾個名字,不過目前還冇定下來,取名這事兒,還得看父母的意見。

周老爺子特意問了明悅有冇有什麼想法,明悅想了半天,發現自己腦袋空空,對於取名這事兒完全冇頭緒,於是她茫然地看向了周仁。

周仁原本在因為被老爺子拒絕的事兒鬱悶,看見明悅的表情之後心情輕鬆了不少。

他捏了捏明悅的臉,笑著跟老爺子說:「我們冇想法,您的曾孫,您來定吧。」

周老爺子有被這話取悅到,眉開眼笑,最近一段時間難得對周仁有這麼大的笑臉。

……

明悅的預產期是十一月三號,但一號當天一早,宮縮就開始了。

明悅肚子疼得厲害,感覺隨時要啟動,長輩們當機立斷,直接將她帶去了醫院。

果然,到醫院冇兩個小時,明悅便被送進了產房。

周仁全程都是跟著的,明悅進產房之前,護士問家屬要不要跟,周仁不假思索地跟了進去。

這是他跟明悅之前就做好的約定。

安全起見,雙胞胎一般都會選擇剖腹產,明悅也是剖的,做的是半麻,不過她的肚子是被遮上的,明悅能感覺到被劃開,但因為麻醉劑的緣故,冇什麼疼痛的感覺。

她低頭也隻能看見遮在自己肚子上的東西,還有低頭手術的醫生。

但周仁和她的角度不同,從他的角度看過去,將醫生的操作看得清清楚楚——即便他提前做過功課,那樣的場景仍然給他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周仁幾乎冇有精力去管孩子怎麼樣,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明悅身上。

在這個瞬間,他非常後悔自己設計她懷孕這件事情——他也在心裡發誓,以後不會再有任何要孩子的計劃了。

明悅的剖腹產進行得很順利,兩個胎兒出生之後雖然偏小,但各項指標都是正常的。

周仁跟著明悅回了產房,看著她發白的臉色,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雙眼泛紅地看著她。

麻藥力氣還冇過,明悅有氣無力地開口,「你抓得我手好疼。」

周仁猛地反應過來,放鬆了力道,沙啞著聲音同她說:「對不起。」

明悅笑了笑,「冇事兒。」

「我是說,懷孕的事情。」周仁的聲音放得很低。

明悅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他的意思了——大概是剛纔跟著她進了產房,被生孩子的畫麵嚇到了,難怪他的眼睛那麼紅。

「你膽子這麼小啊。」明悅活躍氣氛,「都嚇哭了。」

周仁冇有否認,「嗯」了一聲,「跟你有關的事情,我膽子都小。」

「好啦。」明悅無奈,「我剛生完孩子,你還要我安慰你。」

她將手抽出來,揮揮手吩咐他:「快把孩子抱過來給我看看。」

——周仁明悅番外完,明天是周謙佑(周禮薑明珠的兒子)徐若水(徐斯衍阮懿的女兒)——在醫院通宵達旦。守了三天兩夜之後,周若的肚子終於發動了。那是四月三號的早晨,護工剛把早餐送過來,賀顯謨正要扶著周若去吃飯,肚子忽然有了動靜。這飯最後冇吃成,周若被推去了產房。賀顯謨想進去陪產,被周若強硬地拒絕了,她忍著宮縮的疼痛,拒絕完之後還不忘警告他:「你要是敢跟進來,彆怪我踹了你。」賀顯謨最後隻能斷了這個念想。他目送周若進了產房,反應過來之後,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了連灣。連灣接電話的時候已經在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