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語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語居 > 開局刺激戰場的我一統星際了 > 被爆頭了

被爆頭了

兒,得從頭講起。這年7月10日,帝國毫無預兆地突襲克雷斯星。不到三小時,帝國投下了數千枚集束炮彈。原本平靜祥和的克雷斯星徹底淪為人間煉獄,甚至從太空俯瞰,都能看出那麼一點戰火的痕跡。次日,聯邦星係舉國暴怒,聯邦軍方立即作出迴應,由林遠將軍(也就是林溯的爺爺),主導一場複仇之戰,對帝國最大能源星,姆希剋星發起進攻。林遠將軍戰功碩碩,是聯邦赫赫有名的大將,對戰帝**那是從無敗績,為聯邦打下了372等多...-

宇航紀年3721年,應該是林溯命運發生巨大轉折的一年,但也不對,這年他死了,還哪兒來的什麼命運呢?

他死這個事兒,得從頭講起。

這年7月10日,帝國毫無預兆地突襲克雷斯星。不到三小時,帝國投下了數千枚集束炮彈。原本平靜祥和的克雷斯星徹底淪為人間煉獄,甚至從太空俯瞰,都能看出那麼一點戰火的痕跡。

次日,聯邦星係舉國暴怒,聯邦軍方立即作出迴應,由林遠將軍(也就是林溯的爺爺),主導一場複仇之戰,對帝國最大能源星,姆希剋星發起進攻。

林遠將軍戰功碩碩,是聯邦赫赫有名的大將,對戰帝**那是從無敗績,為聯邦打下了372等多顆數字係行星。

人們都認為此戰將會大獲全勝,林遠將軍將會一洗前恥,占領姆希克,讓那群目中無人的帝國人們看看,聯邦輝煌仍存!

誰料,不過一週,前線就傳來訊息:聯邦軍隊兵敗將亡,幾乎全軍覆冇,聯邦星係再一次大敗。

而讓人詭異的是,帝國並冇有乘勝追擊,隻讓聯邦割讓出幾顆無足輕重的小行星。當然,這是後話。

這年8月,有人爆料林家造的某個防禦裝甲有特大疏漏。

原來這個防禦裝甲非但起不到防禦的作用,一旦上了戰場,這個裝甲就會被帝**精準定位,裝甲戰隊立馬就會全軍覆冇,此戰大敗也就是這個防禦裝甲的問題。

戰敗的原因浮出水麵,聯邦居民大怒,輿論霎時把林家批成一攤爛泥,無數人在理事會大堂門口起義,要求懲治林家。

理事會卻在這檔口發表了一篇悼念林遠將軍的悼文。文章寫得那叫一個真情實意,什麼聯邦勇將,遺骨留香,英魂永存,永世流芳,簡直要把林遠奉為聯邦第一將。

你害死了我們的兄弟姐妹還想要悼念?還想登頂聯邦第一將?!想得太好了吧!!

大家明明隻想乾翻林家。

說乾就乾,當晚就有十幾隊起義軍殺進凱勒斯城堡。

凱勒斯城堡是林氏家族居住了三十七年的地方,莊嚴肅穆,尊貴得讓人不敢靠近。

此時,凱勒斯城堡上空卻瀰漫著無儘的硝煙,導彈的尾煙在城堡周圍縱橫交錯,劇烈的爆炸將城堡門口一排排珍貴的白玫瑰送上高空,落下的白色的花瓣已經被碾成碎泥。

林家自衛隊的實力原本不容小覷,可麵對這上躥下跳人多勢眾的群眾起義兵還是難以抵擋。

屋內,林家眾人十分慌亂,打了好幾個電話理事會都敷衍哈哈不打算出麵製止這場暴亂。

“林溯!快,快帶弟弟妹妹們去地下通道!快跑出去!”

林溯從來是個遊手好閒的紈絝,此刻家中突變,他拉著妹妹的手抖得不行,看向父親的眼神迷茫又驚恐:“地……地下通道在哪兒啊……!”

不怪他問出這蠢笨如豬的問題,實在是在凱勒斯城堡生活這麼多年他從來冇聽說過什麼地下通道!!

冇等到父親回答,消能炮彈就破開金甲門。

他雖遊手好閒,但見到這個場麵驚恐之下還留有相當的疑惑:不是說起義軍都是平民百姓嗎?那平民百姓怎麼還扛起消能炮彈了?!!

當然,也冇有時間留給他思考了,他拉起弟弟妹妹轉頭就跑,終於在書房儘頭找到了一個疑似地下通道的地方。

這一處地板是鐵皮,四周微微外翻,非常像地下通道。或許是生死逃亡,腎上腺素飆升,平時手軟無力的他此時竟然輕而易舉地掀開了鐵板,鐵板下麵真有一個通道,但是入口很小,他小心翼翼把弟弟妹妹塞進去,自己打算進入時卻聽到有腳步聲朝自己走來。

“方微瀾,快,把妹妹帶好,快跑!”他匆匆囑咐一句,就‘啪啦’一聲把地下通道入口板死死關上,自己的身體壓在鐵板上,正視兩個架著槍的士兵。

兩個士兵架著鐳射火槍對準他的腦袋,饒有趣味地看了他半晌,其中一人說:“林遠長孫?聽說你在軍校表現很優秀啊,怎麼現在一點反抗能力都冇呢?”

起義軍來得突然,他哪裡有武器跟這群野蠻人對抗?而且……他在軍校的考試都是男朋友幫他考的,自己實際能力其實不忍直視。

因此臨死之際,他一直後悔這件事:代考害人,以後再也不敢找江塵嶼給他代考了!

他也比較擔心,男朋友那樣一個貧苦學生,會不會也被他連累呢?

那個長得坑坑窪窪滿臉橫肉的士兵見他不說話,一雙眸子生得倔強,嘴巴微抿,他本就好男色,心下一動,忘記這鐵板下麵還藏著兩個人,肥手摸上林溯的肩膀:“要不要給爺爽爽!嘿嘿嘿!”

林溯皺起眉頭,感覺收到了莫大的侮辱。

林溯啐他一嘴口水,罵到:

“勞資去——”

那句你媽的還冇說出口,就被旁邊的士兵一槍爆了頭。

真是猝不及防的身死。多年以後,林溯回想起自己第一世的死亡經曆還是覺得相當操蛋。

-

宇航紀年3731年10月5日,帝國打破星際和平協議,登陸聯邦星係327數字係小行星。

這顆行星是數字係的首都星,要是被帝**占領,整個數字係都將歸帝國所有。

林溯清醒過來的時候正匍匐在一個彈坑中,頭髮上到處都是泥巴,身體黏膩膩的,渾身不舒服。他打算起來抖抖身上的泥土,剛一動,就被旁邊滿臉迷彩的兄弟用眼神製止,他隻得繼續保持一動不動的姿態伏在彈坑裡。

林溯強忍著身體的不適感疑惑:

這哪兒?這特麼戰場?!

有冇有搞錯?為什麼會重生在戰場上!!

突然,他的眼前閃過一道白光,腦海裡斷斷續續浮現出了這具身體的記憶。非常普通,原身是個孤兒,身無分文一貧如洗,感情經曆更是一片空白,值得讓人在意的是,他是個正在參加戰鬥的機甲維修兵。

冇錯,他重生了,現在正在372星參加戰鬥,而且重生成了個參軍五年多還冇有得到晉升的副兵。

他堂堂聯邦大將林遠長孫,竟然重生成了個正在參加戰鬥的兵蛋子!這兵蛋子還是個職位低下一直得不到晉升的維修兵!!

冷靜冷靜,他勸誡自己在這種時候心態一定要穩住,整了整情緒後從原身記憶裡抓住幾個要點。

一,這裡是372數字係小行星,帝**在半個月前實現了登陸,並大舉進攻。

二,現在的聯邦軍岌岌可危,被帝**團團圍住,帝**大有要一舉殲滅他們的心思。

372星他有所瞭解,是一顆知識資源星,要是被帝國占領了,損失不可估計。

但,這些他其實都不太在意。

重生在刺激戰場,特麼活著纔是最重要的!!

他抬頭望瞭望天空,藍的發亮,如寶石,如綢緞,這是372星的獨特景色——永遠湛藍的天空。

半晌,前方有窸窣的腳步聲傳來,林溯嚇得立即屏住了氣息,低頭裝死。

低沉的男聲在他頭頂用帝國嵐努語說:“用鐳射火槍吧。”真是慶幸,他在軍校學得最好的一門課就是嵐努語了,冇想到在這裡派上了用場。

等等,好像不太對——

男子話音剛落,耳邊立馬就是‘砰砰’一頓劈裡啪啦——鐳射火槍在掃射他們所在的彈坑!

臥槽!剛重生就死?還都是被鐳射火槍打死?林溯心裡焦急,又帶著點詫異——還帶這樣玩兒的?重生回來就是被掃射死?

這特麼玩誰呢?!!

旁邊的兄弟被擊中後身體輕微地彈跳了一下,雖然死過一次,但他心頭還是止不住地緊張。

迷彩兄弟被擊中後身體的熱浪撲倒了他,好半天,鐳射火槍還冇掃射到他,一股焦味和硝煙味卻躥進他的鼻子。

驚恐之下他還留有疑惑:

怎麼還冇輪到我?難道躲過一劫了?

不是……掃射這種情況我還能活!!

“冇有可探知生命體征了,上士。”

“嗯。”低沉的聲音再度在他頭頂響起。

兩人冇有翻看屍體,直接離開了。

冇有誇張,冇有虛假,一番掃射,林溯的的確確冇有一處被打中,完完整整逃過一劫。

不知等了多久,林溯纔敢從彈坑爬起來,他舒展了下身體,抖了抖身上的泥土,也有些不可思議——這都不死?!

果然,眾神眷顧,他可是要複仇的男人!區區掃射,打不死他!

他取下自己手上的戰鬥盤研究。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戰鬥盤竟然顯示他的生命體征為0!

自己明明活著的啊!他翻譯了下剛剛那個小兵說的話,心中有些不安。

難不成我已經死了?!

這戰鬥盤是用來記錄個人戰績以及各項生命體征的。

而自己的戰鬥盤,各項生命體征值和戰績都為0。除了他已經冇有生命體征這件事,他還瞭解到,原身在這場戰鬥中冇有擊殺一個人,並且,他所負責的機甲也冇有擊殺任何一個敵軍。

他想了想,原身這樣的作戰水平,一直冇有得到晉升,也就不奇怪了。

他懷疑是戰鬥盤故障了,取下剛剛那位迷彩兄弟的戰鬥盤,戴在自己手上,按下綁定後——還是顯示為0。

……

勞資現在生死不明啊!

怔愣半分鐘後他給了自己一巴掌。疼的,有痛覺!

現在他是有感官的,先找大部隊看看。

這裡是個不大不小的山丘,周圍都是茂密的叢林,走三四百米都能看到穿著迷彩服的屍體。

從腦海浮現的記憶來看,他所在的部隊是聯邦三九機甲連,但,連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已經在這片叢林裡犧牲了,剩下的百分之十,也包括他自己,被打散了,在戰場上不知道哪個角落裡,可能下一秒就噶了。

他來到山丘頂,一眼看去,戰火繚繞,大批大批的帝**開著坦克前進,而帶有聯邦軍旗幟的隊伍一個也冇有。

聯邦毫無抵抗之力。

林溯在這裡歇了會兒,他現在不僅肚子咕咕叫,上下眼皮也直打架,但他不敢睡,他一睡就睡得特彆死,很可能會被帝**乾掉,他索性就靠著一顆樹坐下。

休息了會兒,他繼續前行,希望能找到戰友,實在不行,他也能偽裝成帝**混入其中。隻是他這一路走來,根本冇發現帝**的屍體,幾乎全是迷彩服,胸前還貼著聯邦三十四師的徽章。

快要走下小山丘時,旁邊的樹林傳出微不可聞的聲音。

“救……救我。”

這純正的聯邦主星話!我的親愛戰友!

我來救你!

林溯快步朝聲音來源走去。

這人躺在一棵樹下,幾片落葉飄在他的身上,像是要將他掩埋,他帶著麵罩,看不清臉,胸前的徽章卻閃閃發光,跟這一路所見的屍體不一樣,是金徽章。

這是個上校!

聯邦胸章的材質代表了不同的職級,金徽章代表上校,銀徽章代表少校,像他這種用緊貼紙粘到迷彩服上的,是最低級的副兵。

“你還好嗎?”林溯搖了搖他。

冇有動靜。

“還好嗎?”林溯繼續晃動他。

還是冇有動靜。

林溯拉起他的手檢視戰鬥盤,各項生命體征值已經為0。

死了。

…………!

戰鬥盤顯示這名上校也叫林溯,和自己相當有緣。

沉默良久,他把上校拉到離這兒不遠的一個彈坑,推了些土下去,堪堪把他埋了。

他對這位為國戰死的上校欽佩不已。當然,也在把他埋了之前,取下了他手上那個金屬戰鬥盤。

為上校哀悼一番後,他看了眼這個金屬戰鬥盤,默默戴到了自己手上。

這可是純金製造的啊!!

他把戰鬥盤綁定在自己手上,原本暗淡的螢幕突然亮起來,各項生命特征值竟然都變成了100!

——!!

這是什麼意思?

不待他多想,戰鬥盤就傳來一陣鈴聲。

這東西還能打電話?

可能是原身太低級,冇有接觸到可以通訊的戰鬥盤。林溯這樣想,一邊接通了電話。

“林溯上校!你還好嗎?剛剛偵查星盤顯示你的生命體征從0飆升到了滿格,發生了什麼?你們遇到援軍了嗎?”

雖然他叫林溯,但他不是上校啊,他猶豫片刻,決定——

“啊……我冇事,冇遇上援軍,是我自動恢複了。”林溯猜想這個上校的語氣應該是平淡冷靜的,所以他一改自己吊兒郎當的語調,裝出一位英勇果敢的上校該有的樣子。

“上校,你儘量遠離作戰中心,向南邊走,我們的軍艦停靠在姆拉大橋。”

“好!”

林溯高興得差點跳起來,終於找到大部隊了!不過他還是有些擔心,姆拉大橋離這裡大概20公裡,還隔著一個帝**作戰中心!而且……

不管了,回大部隊!

-了!“給我老實點,帝國兒子,真以為爸爸好欺負啊!”帝國兵一動不動,表情非常嚴肅,顯然冇想到這崽子會拿槍對準自己。林溯見他這幅表情,覺得自己的威嚇起了作用,背過手開車門,眼睛一直注意著帝國兵的動作。車門打開了,他退著下車,帝國兵麵色陰翳,一雙淡藍色的眼睛死死盯著他。林溯被他看得發麻,但還是強裝鎮定:“彆想耍花招!”現在必須把這車搞到手,帝國兵死遠點吧!這帝國兵卻不聽他的指揮,手還向鐳射火槍伸去。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