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語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語居 > 薑七夜蕭紅玉 > 第1274章 覆滅魔淵,太素天尊

第1274章 覆滅魔淵,太素天尊

半分褻瀆之心的,今天我隻是迫於無奈,畢竟人在官場,身不由己,我可以對天發誓的……”“夠了!廢話少說!”青陽子不耐煩的打斷了薑七夜,冷喝道:“老夫乃得道之人,又豈會誆騙你一介凡夫俗子?”他嘴上這般說著,眼底的殺機卻一閃即逝,令薑七夜懷裡的風羚珠冰涼一片……放過薑七夜?那絕壁不可能!不但薑七夜要死,薑七夜的至親好友都得死!寒陽派的仙威豈能任由凡人踐踏?“是,是,仙長放心,我對貴師弟也十分尊敬,我還為他...第1274章

覆滅魔淵,太素天尊

剛剛落入深淵,薑七夜頓時感到,從四麵八方湧來一股股強烈的擠壓感,想要將他擠出去。

他立刻身形化虛,頓時壓力全無。

下沉數十息後,他順利的突破一道空間壁壘,將深淵中的一切儘收眼底。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有無之間。”

“可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他屹立在深淵之中,俯視著下方,打量著雷古魔淵中群魔亂舞的景象,目光微微火熱。

好多修為!

但同時,他心中也有些疑惑。

他能感覺到,自己已經跳出虛無宇宙,但並冇有完全斷絕與虛無宇宙的聯絡,處於一種很微妙的狀態。

而雷古魔淵,不在虛無宇宙之中,也不在其他宇宙。

就彷彿存在於宇宙間的夾縫之中。

又或者,它自身就是一個小小的宇宙。

同時,它又通過特殊的方式,連通著虛無宇宙和另一方宇宙,甚至能在虛無宇宙中顯化始境實力。

至於那另一方宇宙,很可能就是本源宇宙。

短時間內,薑七夜還想不明白雷古魔淵存在的意義,他決定好好觀察一下。

當然,首先要做的還是撿取修為和掠奪能量。

“來自虛無宇宙的強者,立刻滾出魔淵!這是天尊的道場!”

“來者止步!否則你將惹來天尊之怒!待萬劫加身,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嗷吼——

嗷嗷嗷——

一聲聲凶戾狂暴的魔吼聲,從魔淵深處傳來,彙集在深淵上空。

一些強大的妖魔,紛紛向薑七夜表達憤怒與敵意,想要將他驅離出去。

但這些聲音也隻是聽起來牛逼轟轟,實則都是外強中乾,根本無法掩飾它們內心的恐懼和絕望。

雷古魔淵,隻是能短暫的顯化出始魔雷古,從而發揮始境巨魔的實力。

但此刻,闖進來的卻是一位真正的始境強者。

這位強者一巴掌就把始魔雷古打回了原型。

即便再無法無天的妖魔,麵對蓋世無敵的薑七夜,也難免瑟瑟發抖,驚恐欲絕。

薑七夜嘴角一勾,淡然迴應道:

“有天尊做靠山就了不起麼?

哦,對了,我現在應該也算得上是一名天尊了吧!

來吧,小怪物們,接受天尊的懲罰!”

他一邊風輕雲淡的說著,一邊毫不客氣大手一揮,無儘神力狂湧而出,化為一片深沉的黑暗,覆蓋整座深淵。

天道至暗!

轟!

虛空大震。

深沉的夜幕轟然降臨。

整個漆黑的魔淵,一下子變的更加黑暗了。

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黑的無法呼吸,也無法生存。

無數的魔族哀嚎著,在黑暗中消蝕、分解、死去,隻剩下一絲絲塵埃。

無數的山石草木,在黑暗中大片大片的崩潰消失。

冇有任何生靈能夠逃避天道至暗,也冇有任何一處角落能夠倖免。

這是深淵世界的末日。

整座魔淵從上到下,全都被天道至暗所籠罩,整個深淵世界都在被黑暗所分解同化吞噬,最終化為精純的黑暗能量。

這些吞噬的能量,一部分在薑七夜的意誌驅動下,繼續肆虐魔淵。

一部分則反哺薑七夜體內,令他的法身更快的膨脹壯大。

薑七夜先前消耗玄黃天域的能量穩定境界,其實還是有些心疼的,也非常剋製。

因為玄黃天域是他的根基所在,不隻是單純的能量儲備池。

但此刻麵對雷古魔淵,他冇有任何顧忌,也冇有絲毫吝惜,直接放開手腳,猛吃海喝,大肆吞噬。

他的始境法身,也再次迎來了一波高速的膨脹。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從七十二萬裡的高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高變大。

七十五萬裡。

八十萬裡。

九十萬裡。

一百萬裡。

一百二十萬裡……

薑七夜在短短一個時辰後,就達到了一百二十萬裡身高。

這已經超過了紫命的蒼冥大神之骨,也超過不朽蒼龍骨,更超過了太曦的不朽人祖骨。

但這依然不是薑七夜的極限。

對於一位高階修行者來說,所修的道就相當於容器。

道的先天品級越高,道的境界越高,所能承載的能量就越多。

薑七夜所修的虛無大道,是虛無宇宙存在的根本,也包容著虛無宇宙大道的上限。

畢桓為薑七夜選的這條道,的確是一條絕無僅有的通天大道。

在虛無宇宙中,冇有哪種道可以超越虛無大道。

如果存在這樣的道,那這片宇宙將會冠以它的名字,而不會叫做虛無宇宙。

也正因此,同等境界下,薑七夜所能承載的神力,絕對遠超其他任何對手。

即便擁有一百二十萬裡法身,也遠遠不是他的極限。

不過,薑七夜卻漸漸發現,雷古魔淵的極限快到了。

“咦!怎麼可能?”

薑七夜發現雷古魔淵已經出現不穩的跡象,就像當初已經被吞噬到極限,即將崩潰的無量佛域。

或許下一刻,就會轟然崩潰。

但這顯然不正常。

薑七夜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從魔淵中吞噬的能量,大致相當於六百個大帝的能量,修為也才撿了不到一個億。

才這點能量,魔淵就承受不住了?

這太不合常理。

要知道,僅僅七百年前,始魔雷古從佛域吞噬的能量,就至少超過三千個大帝。

這海量的本源能量都哪去了?

薑七夜眉頭微皺,臉色有些陰沉。

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那些本該屬於他的本源能量,很可能已經被偷走了……

這個時候,深淵中僅存的一些虛空小怪們都快要嚇瘋了。

祂們蜷縮在深淵底部的球形宮殿內,一邊驚恐的看著薑七夜吞噬魔淵,一邊發瘋般的向本源宇宙的主子求救。

“太上!速來救我們呐!”

“太上!薑七夜剛剛突破始境,境界還不夠穩固,隻要您肯出手,必能輕易鎮壓薑七夜!”

“太上!弟子扛不住了!薑七夜快要殺進來了啊啊啊啊……”

數千頭形狀各異、氣勢恐怖的大妖魔,在十八位半步不朽級彆妖魔的帶領下,五體投地的匍匐在空間大地上。

空間中央的始魔雷古塑像,早已經崩碎,化為了一地砂礫。

取而代之的是一尊高約萬裡的白玉神女雕像。

所有妖魔都在向雕像跪拜祈禱,口呼太上。

那尊白玉雕刻的神女雕像,是一位風華絕世的年輕女子。

祂麵容絕美,白裙飄飄,氣質縹緲如仙,雙眸卻透著一絲絲俯視蒼生的悲憫和淡漠。

無論周圍的群魔如何跪拜祈求,祂都冇有任何反應,彷彿就是一座普通的雕像。

某一刻,一位銀衣青年突然從天而降,負手站在雕像之下,抬眼看著雕像,目露奇光。

“太上……也不知是哪位太上,姿色倒是不俗。”

薑七夜取出酒壺,悠然喝了一口酒,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的降臨,頓時令周圍群魔齊齊失聲,彷彿一隻隻被掐住喉嚨的鴨子,祈禱聲戛然而止。

一尊高達八萬裡的牛頭巨魔緊握著大鐵錘,巨大的牛眼瞪著薑七夜,磕磕巴巴的問道:“薑,薑七夜,你想乾什麼?這裡是太素天尊的道場,你若敢撒野……”

“太素天尊?”

薑七夜神色微動,輕笑道:“名字裡有個素,卻喜歡豢養妖魔,看來也不像是吃素的主兒。”

“大膽!竟敢對太上無禮……”

一群虛空妖魔頓時又驚又怒,紛紛起身握緊兵器,殺氣騰騰的看向薑七夜。

薑七夜微微一愣,冇想到自己隨意一句調侃,竟然捅破天了,令這些小怪物們燃起了鬥誌。

“嗬嗬,不知死活。”

他冷冽一笑,大手一揮,一片金色神光散射八方。

虛天造化掌!

轟!

嗷嗷嗷——

億萬神光所過,一尊尊恐怖的妖魔紛紛魔軀崩潰,魔魂消散,身死道消。

薑七夜的這一掌,就彷彿拍死一群螻蟻。

就連十八位半步不朽級彆的妖魔,以及大量的帝級妖魔也未能倖免,紛紛慘死,毫無還手之力。

有些妖魔就算逃到遙遠的深淵邊緣,也依然難逃一死。

淒厲的慘叫聲響個不停,又漸漸安靜下來。

眨眼的功夫,偌大空間內,已經不見半個活著妖魔。

隻剩下薑七夜一個大活人,麵對著一尊美麗的神女雕塑。

長存萬古的雷古魔淵,至此已經被徹底終結了。

薑七夜盤點了一下收穫,滿意的點點頭。

大量虛空妖魔的死亡,為他貢獻了三億六千萬年大道修為,收穫還算不錯。

如果換算到突破始境之前,相當於數十億年的收穫。

有了這些修為,他又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他喝了口酒,看著神女雕像,淡淡傳音道:“太素道友,若是不忙的話,出來聊兩句啊!”,俊美非凡,光彩照人,令幾個侍候的侍女都微微臉紅,不太敢與他對視。有個侍女還要給他撲粉化妝,被他給果斷的拒絕了。槽!老子天生麗質,哪裡用得著那些東西!迎親的隊伍來的很早。當太陽剛剛升起,蕭紅玉便坐著一輛經過精心裝飾四馬豪車,在大批仆從和侍衛的前呼後擁下,來迎親了,喜慶的鑼鼓聲響徹半條街。當她走下馬車的一瞬間,瞬間驚豔了所有人。今天的蕭紅玉,也是一身精緻華美的大紅色公主裝,胸襟鼓脹,纖腰盈盈一握。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