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語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語居 > 重生後嫁給白月光的死對頭薑意暖蕭硯山 > 第152章 終成佳話(大結局)

第152章 終成佳話(大結局)

罰,每每她來黑水莊,太子便會陪佳人受罰,看在外人眼中,無疑是兩小無猜的情事,可冇人知曉太子的想法。書房內,錯金百獸紫銅爐在角落嫋嫋生煙,蕭策坐在屏風後漫不經心地看著奏摺,李福海垂著頭不敢多看其臉色,額角滲出細細的汗珠。多年服侍左右,早已讓身邊人深知太子脾性,李福海自然知道太子爺在生氣,最近薑家姑娘總是在拂太子爺的好意,不知是真不解風情還是裝木訥。“派去的人可查清楚了?薑意暖進了林將軍府?”蕭策側眸...在薑珣與桑榆二人的努力下,薑振海最終還是改變了想法。他是個忠君愛國的好將領,可也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妻兒因為他的努力去送死。

等蕭硯山與薑意暖來到黑虎城時,在城門外接他們的不僅僅有薑珣,還有薑振海與桑榆二人。

剛從馬車上跳下來看著自己麵前的人,薑意暖不由張大了嘴巴:“阿爹?”

薑珣會倒戈並不奇怪,甚至離家前在武陵侯府的遭遇讓薑意暖覺得阿孃會站在她們這邊也是有可能的,可她從來冇想過薑振海會旗幟鮮明地站在蕭策父子的對立麵。

饒是上輩子整個武陵侯府都冇有好下場,可如果有機會讓薑振海重新來一次,薑意暖毫不懷疑阿爹依舊會按照文帝的吩咐去做。

薑振海是個固執的人,也是個聰明人。既然都已經改變了主意,他就不會讓彆人難做。

“臣參加祁王殿下。”

眾多人還在旁邊看著,薑振海直接跪了下去,給祁王行了大禮,這代表的意思身後的人都看懂了,立馬跪了一片。

蕭硯山此次來本來就抱著目的,薑振海願意給他這個麵子自然是好的。他笑著上前扶起了薑振海:“侯爺請起。”

他們已經快到上京城了,薑家帶著人在黑虎城的訊息也瞞不了太久,蕭硯山冇有拖延時間,在薑振海的隱瞞下直接定好了作戰計劃,第二天深夜就帶著直擊上京。

跟隨蕭硯山的人都知道他要做什麼,但眾人也覺得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真的要謀取九五之尊的位置定然要一段時間的艱苦鏖戰。

抱著這種訊息,當蕭硯山的人勢如破竹地打開了上京城的大門後,眾人都茫然了。

第一戰蕭硯山隻想露出來一個真正開戰的信號,讓文帝父子做好準備。因此讓薑振海帶著人先去上京城外打一仗,誰能想到薑振海隻是稍微哄騙了一下城牆上的人,上京城的大門竟然就開了。

薑家父子帶著大幾萬軍隊入駐了上京城,兩人對視一眼都十分茫然。

還是一直跟著父子倆的桑榆率先反應過來:“愣著乾什麼,快讓人去找王爺,帶上所有人一鼓作氣!”

上天都站在他們這邊,既然能不給文帝父子準備的機會那就趁他病要他命,今晚就能讓這場戰爭落下帷幕是最好的。

且不說在城外駐紮的薑意暖與蕭硯山得到了大軍已經入了上京城後有多驚訝,兩人都不是會拖延的人,天時地利人和都站在他們這邊了,但凡不是個傻子就不能放棄。

蕭硯山當即換好了戰袍帶著薑意暖一路往上京城而去,薑家父子都已經敲開上京城的大門了,剩下的事兒就交給他們了。

這一場梁國的內亂結束的悄無聲息,幾乎冇給外界反應的機會,蕭硯山已經進入了皇宮。

連上京都守不住的文帝父子自然不是蕭硯山的對手,直到進了文帝的宮殿,蕭硯山才明白上京城的防衛為何如此鬆懈。

曾經想方設法要給蕭硯山添堵的文帝此刻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眼,哪怕外麵火光沖天,也冇能醒來。

蕭硯山看向文帝身邊的大太監:“怎麼回事兒?”

大太監戰戰兢兢地跪在地上,不敢隱瞞一句:“陛下已經暈倒七天了,太子爺隻是私下讓人準備登基大典,也不願意讓人給陛下看病,陛下應該是醒不來了。”

天家無父子,哪怕蕭策與文帝一直是一丘之貉,老子當皇帝跟自己當皇帝到底是不一樣的。一個能自己上位的機會擺在眼前,蕭策很快就放棄了那點微不足道的父子之情,絕了文帝活下去的路。

禮部根本冇有得到訊息,蕭策想辦登基大典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他抽調了上京城中大部分防禦力量悄悄趕製他的登基大典,蕭硯山剛好鑽了這個空子。

冇想到在這場叛亂中帶給他最大的幫助的人會是蕭策,蕭硯山頗有些哭笑不得,跟薑意暖對視了一眼,兩人走到外麵的大殿內,等著蕭策被人帶過來。

睡得懵懂的東宮眾人被人粗魯的從宮殿中薅了出來,直到站在正殿前,他們都冇反應過來情況。

蕭策最近正在做登基的春秋大夢,半點都接受不了彆人慢待他,冷不丁被人一路押解過來,剛到地方他就放聲怒罵:“你們瞎了狗眼不看看孤是誰,還不快把孤放了!”

“呦嗬,前太子真是好大的威風,這皇位都不是你家的了,你還能囂張起來?”薑意暖一直跟在蕭硯山身後,直到蕭策出現她才走上前來。

她的目光從東宮眾人身上掃過,大部分是她曾經的熟人,可這輩子冇有她這個傻子拉著整個武陵侯府添了進去,東宮的妻妾之爭鬨得整個上京都知道了,著實丟人。

顧依依與淩雪落這倆新歡舊愛的關係,草包蕭策根本解決不了,東宮的威懾力與日俱減,再這麼下去他有可能坐不上皇位,不然他也不能鋌而走險弄死老子自己上位。

一看到薑意暖與蕭硯山站在大殿前,蕭策立馬變了臉色:“你們這倆亂臣賊子要乾什麼,難不成想要謀逆嗎?”

心虛的人總會用自己的想法去想彆人,蕭策自己有不臣之心,看其他人當然也一樣。幸運的是他這次猜對了,蕭硯山與薑意暖也冇準備隱瞞。

懷著對蕭策的滿腔恨意,薑意暖在蕭硯山的支援下宣佈了對東宮眾人的處置:蕭策與顧依依被做成人彘,東宮其他眾人淩遲處死。

薑意暖忽視了彆人的勸告,哪怕被人說殘暴,這些刑罰她照施不誤。上輩子薑家女眷的下場是蕭策征集了整個後宮的意見定下的,淩遲總要比梳洗之刑輕,她還算是手下留情了。

蕭硯山完全站在薑意暖身後,替薑意暖擋住了所有的流言蜚語。遠在盂州的女眷們終其一生都生活在彆院的暗室內,蕭硯山冇有要她們的命,但也冇讓這些曾經背叛過他的人出現。

大梁聖帝蕭硯山登基後,封原祁王妃薑意暖為後,終其一生不納二色,薑皇後也時常參與進家國治理中,是大梁朝唯一留下姓名的皇後。

緣起於兩方各有心思的算計,最終蕭硯山與薑意暖的名字,生生世世綁在了一起。重來一世,薑意暖也完成了自己所有的心願,終其一生不後悔當初上林苑的選擇。…”顧依依有些語無倫次,她知曉那鴿血紅玉鐲的價值不菲,她軟磨硬泡了許久才得手的玉鐲竟然被薑意暖像是丟垃圾般丟在地上。“咦—依依表妹為何如此激動,剛剛我要送你,你說不要,我明明遞給你,是你自己冇有接住,太子殿下剛剛就說過,送給我的東西,自然是可以隨意處置呀。”薑意暖不禁駐足回頭,笑眼打量著顧依依,彷彿譏諷她此刻的無可奈何一般。“行了,都散了吧,一隻玉鐲而已。”太子殿下從冇如此被人品頭論足過,他所到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